陳唐山嗆蔡英文背後動機何在?

經本週三中常會後,原以為王定宇事件經小英溝通後以經結束,但陳唐山嗆小英擺不平派系如何當總統。事件發展讓人直感小孩想停,大人才剛開始要玩。王上面的頭人似乎想藉此風暴擴大對小英的不滿,掀開藏在圖內的匕首是要黨中央在不分區提名,甚至私下協議當選後承諾救扁。

說穿了這批人從小英擔任主席以來,以救扁為主軸施壓逼迫小英必須舉全黨之力營救阿扁不成到四處台攻擊小英軟弱,都引不起小英反擊。不過卻能在五都市議員選舉憑一邊一國連線大有斬獲。現在眼看立委提名及不分區急將揭曉,再不施壓恐怕沒多少籌碼,所以借力使力,不讓王定宇事件這麼容易被小英擺平。

扁軍策動的攻擊策略架構大致如此。想因此進入不分區的扁軍應該不止陳唐山一個人。這樣明爭暗幹,是看準小英無力雙邊應戰,一邊有蘇軍蠢蠢欲動,一邊有扁軍要討公道。

說穿一切就是派系勢力的擴張跟拼鬥。合理懷疑王定宇會去挑戰李俊毅也是事先設計的橋段,贏得初選就是討價還價的伏筆。四月底剛好蘇軍初選敗陣,蘇蔡會後蘇敗的徹底失態,扁軍認為機不可失,還賭小英不敢蘇軍扁軍兩邊得罪。才會有陳師孟、陳唐山先後開砲。

扁即將在壹週刊發表專欄,個人的看法:就是當作向黨中央酸兼施壓的陣地,給DPP壓力目的希望小英去探一下他,私底下協議扁軍歸順助選,小英勝選助扁離開龜山監獄。

好笑得是扁軍或媒體人或支持者頻頻將矛盾推給謝系,說:王定宇是被謝系做掉。這種講法是想拖謝系下水,偏偏謝系相關人都不講話,看你扁軍怎麼玩。

這場內鬥若小英置之不理,或以黨有黨的黨章規定冷處理,最後扁軍可能會像蘇軍一樣什麼好處都撈不到,只撈個臭名。但最怕就是有人沈不住氣要求小英對扁軍讓步。

DPP選票取決於支持者的集體意志,不是黨內大老或天王。2012多數支持者想贏不想輸,重返執政是支持者的期望,2012民進黨需要大團結的前提下才可能打贏國會與總統二合一選戰,任何人破壞此紅線都將是罪人,這是小英佔優勢的地方,這點小英很清楚。

因此王定宇事件很快會落幕,一切照中評會原先決議,扁軍除了接受別無更好的選擇,除非這個政團整個拉出去自組政黨玩自己的,可是會跟隨的支持者數量恐怕會讓扁軍高層失算,因為楊秋興就是很好的例子。

選後對策-決定2012領導人

目前還在開票中,本文不談選舉結果,就來談什麼事是選後民進黨首要解決的課題,個人認為選後不管結果如何,應透過黨內高層協調機制趕緊確立2012總統候選人,也就是以迅雷不及耳的速度通過2012黨內總統候選人,因為拖延只會讓民進黨重走2007天王相爭的局面,不想讓這個黨陷入分裂局面就是趕緊協調下一個領導台灣贏得2012政權的領導人,這是當務之急刻不容緩的事情。

2008年民進黨在蔡英文帶領下,歷經立委補選五連勝及三合一縣市長選舉,新生代接班梯隊儼然成氣候,理性溫和路線不僅讓民進黨脫離谷底陰霾,也逐漸走出自信與希望。然而這不代表民進黨往後之路就是一片坦途,大老沒把蔡英文看在眼裡其實是眾人皆知的隱憂。

年初蘇貞昌未經黨內機制自行宣布參選台北市長,無疑就是民進黨當時面臨分裂的一顆未爆彈,如此只顧個人政治前途棄黨於不顧,除了無法讓人信服之外,也只是再一次讓人看民進黨的罩門缺陷。

這次如果五都全贏或許有很多資源足供派系分食,但若不如預期,很多人立即聯想到接下來的立委、總統選舉一堆人又要殺紅眼爭破頭。民進黨走過2007總統黨內初選的惡夢,黨內頭人應該知道舊事不能重演,如果天王能以台灣百姓福祉為己念應該放下自己的私慾尊重蔡主席的領導,體認唯有團結的民進黨才能克服所有的困難,才能給台灣人民一個快樂希望的未來。

希望民進黨經歷2010五都選戰後內部更團結,為避免無謂的紛爭黨內及早擬出選後對策,一時的勝選沒什麼好慶祝的,台灣人民希望穩定的民進黨繼續帶領台灣度過波濤洶湧的親中浪潮,希望民進黨不要辜負台灣人民的期望。

你在拉抬連勝文的受難身價嗎?

今晚連勝文意外被槍擊,整晚新聞圍住這焦點,但一些人的發言讓我搖頭,甚至有點憤怒。

首先是連家的管家丁遠超有備而來的說整件事是某集團有備而來的計畫陰謀,他的論點是連勝文是公眾人物非一般平民,在競選舞台出事絕非偶發,所以不是誤殺而是預謀,特別強調背後有某集團操作。這分明是希望本案能比照2004年兩顆子彈的威力影響選舉結果。其次是希望提升辦案等級到國安層次。三塑造舉國一致哀悼譴責暴力。

當連家結合統派媒體正努力拉抬連勝文的受難身價時,民進黨由主席發表一篇四平八穩的感同身受文也就可以應付過去,沒想到一位候選人竟然主動在其競選總部配合遮住代表喜氣的粉紅內裝,接下來是否穿素衣吃素以辦喪事的規格同表哀悼。更莫名其妙的還有立院黨團幹事長潘孟安發表一篇近乎熱臉貼冷屁股的致哀悼文代表民進黨立院黨團。

我懷疑這些人腦筋秀斗,未經深思熟慮的動作,除了可能坐實丁遠操的陰謀指控,還不知不覺拉抬連勝文的悲情指數,讓中間游離選票重回國民黨。

現在是投票前夕,五都競爭尚未結束,戰爭輸贏未料,候選人面對突發事件最好的策略是不動作不講話,立院黨團更不必跑來淌渾水,何況對手陣營根本不領情。我不知道什麼原因促使這些人做這些動作講這些話,但可以確定的事民進黨某些人處理事情太感情用事,關繼時刻常不知角色如何扮演。

明天開票結果,若民進黨台北市是以顯微差距敗陣,我不會感覺意外。

阿扁的選擇題

對國民黨而言,自蔡英文坐穩綠營黨主席寶座後,陳水扁應該已經不是什麼救援投手了。反倒是在綠營普遍認為「陳水扁」這三個字代表腐敗貪瀆的同時,仍有鄭新助這等人物還在掛陳水扁的「羊頭」賣自己市議員寶座的狗肉,這些人其實是在榨光陳水扁的最後一點剩餘價值,說維護阿扁的司法人權根本是詐騙術語。

 陳致中台北出庭後火速趕回高雄鄭新助的老巢,在哪裡對媒體大喊「都匯錢回來了,還不放人,司法不公」。滿腦的法律知識行動卻跟智障沒什麼兩樣,說他要在小港前鎮跟藝人秦楊拼市議員,我看除了少數阿扁死忠同情票支持以外,看不出他有什麼本事說服民眾質疑海角七億的來龍去派。

至於陳水扁若遭到釋放,他有幾條路可以選擇:

一、 舉家漏夜逃亡:不過這不像陳水扁的個性,倒是比較像陳由豪,為什麼這兩人都姓陳?陳水扁多次在庭上信誓旦旦嚴正表示:「他絕對不會逃亡,他會為個人的清白奮鬥到底。」,何況潛逃必會被國民黨按上「畏罪」之名,陳水扁及陳家子孫終其一生難嚥下這個污名,因此研判舉家逃亡此路不通。

二、哪裡跌倒哪裡爬起:總統任內跌倒,所以想辦法參選2012總統。若天佑阿扁幸運當選,則不僅可以洗清不白之冤情,還可以將馬英九國民黨一干賣台匪徒整肅法辦,屆時國民黨黨產都將收歸國有。若真有這機會,我們應該多拉幾票幫他,也許阿扁真能徹底覺悟決心推翻中華民國建立新台灣國政府。不過中間許多手續要辦,首先得全體民進黨黨員一致鼓掌通過歡迎陳水扁重新入黨,同時黨內九人小組一致無異意推薦陳水扁代表民進黨參選2012總統,副總統蔡英文。包括蘇貞昌、謝長廷、游錫堃、呂秀蓮等黨內大老點頭不敢有意見。這….工程很浩大,民進黨會這麼有智慧可以處理這樣的事情嗎?我不知道。

三、若二項不成立,就只剩成立新政黨培養自己的寶貝兒子繼承父親未竟之志業,洗刷不白罪名,推動台灣國。不過以鄭新助為首的阿扁們志向可沒這麼偉大,他們的政治需求只是一席市議員加一家賣膏藥的地下電台可以自爽自足就夠了,推動台灣國那是很高不可攀的願望,何況陳水扁曾經有機會做到自己卻沒意願去推動,陳水扁不能怪這些人娼衰「建國無望」。若成立政黨只是讓陳致中與阿扁門玩一玩,能上幾席市議員就是極限,想選立委可能得靠天幫忙。

四、若上述都不是很好的選擇,第一項若逃亡不成恐遭國民黨殺手滅絕,風險可謂不高。第二項要民進黨全黨一致通過,這要催眠加幻術,否則光敢拼敢衝瞄準2012無人敢擋的蘇貞昌就不好對付。何況游錫堃、謝長廷、呂秀蓮沒一個公開說要放棄2012。至於第三項完小的政黨,我想這不是曾經貴為總統格局的陳水扁想要的遊戲。所以最後一項就是當一切都行不通時,陳水扁只能坐困愁城,等法院通知他們一家人光榮入獄。

若以上皆非,時不予我恐怕是陳水扁一家最後不得不接受的選擇。

政治現實與擴大認同

蔡英文拋出「過去中華民國流亡政府在台統治時期(蔣氏父子時期)中國是主體,台灣是客體,但台灣意識成長後,主客體異位….」等等論述,如果是為日後的十年政綱國家定位與認同鋪陳序曲,我想蔡英文很可能是帶領台灣跨入下一個十年的政治領導人,有責任對政治現狀做一個合理的詮釋。但若這只是宣布參選前幫陳儀深寫的序,蔡表述的是政治現實,但若是用再選舉企圖爭取新選票認同,則我建議民進黨無須再為此議題和國民黨逞口舌之辯。從過去的經驗,刺激藍營的「敏感神經」的選舉議題,民進黨不但無法擴大爭取中間游離選票,反而提供藍營找到撻伐綠營的窗口,透過組織耳語散佈族群危機,達成藍營族權動員團結的目的。

過去幾次大型選舉,民進黨開啟統獨與國家認同議題或參與國際組織的公投議題,多次實驗都無法激起多數迴響,國家定位與認同,雖說存在詮釋主導權的問題,但想透過選舉扭轉詮釋權的弱勢,往往被現實生活困境比下去,最後我們會發現經濟民生問題有時比政治議題更受到選民關注。歷次選戰玩統獨議題屢次佔便宜的國民黨當局深知中華民國這塊「英烈忠魂」對父祖來自中國的藍營子弟仍有招魂作用。即便兩岸交流時國旗、國號不得不藏,但一到選舉季節來臨,又是對藍營族群動員團結最有利的工具。

就藍營的認知中華民國這塊招牌即便1949已經滅亡,但仍在海之一隅流亡,藍營權貴擁有的階級利益還需要靠她維持。需要她的時候,她是衣食父母,榮華富貴之所在。不需要他的時候,可以隱藏起來接受她早已滅亡不存在。藍營權貴家庭都準備一本隨時可以落跑的保命綠卡與護照,大難臨頭時夜奔宣誓之母國無需為她煩惱,這是眾人皆知的普通常識。

馬英九這兩年促統的種種表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談判代表的面前不敢稱自己是「總統」,連基層員警都自稱上級領導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情況下,面對中國「以商逼政」、「以經促統」,絡繹不絕的兩岸交流下,有中國官員出席的場合「車輪國旗」自動消失,杯酒交錯間台灣官員自動矮化,祖國內地一切盡在不言中。

稍有清醒意識的人都會感受到馬上任這兩年中華民國統治的合法性猶如風中殘燭隨時可能熄滅。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時,中華民國就抬不起頭,說這個政府是人家的流亡政府不僅符合現實也貼近事實。藍營一聽到蔡英文如此說會捉狂不是沒道理,因為這是他們心中不能說的秘密。藍營最後會發覺繼續消遣「中華民國流亡說」藍營會搞的很難自圓其說。不能說的秘密會變成公開的秘密,甚至直指消滅流亡政府的罪魁禍首不是別人正是無能傾中的馬英九。

國家定位的詮釋權掌握在藍營手裡,就政治現實與兩岸現狀中華民國似有似無,但論述歸論述,選舉歸選舉,觸及統獨、國家認同的議題還是得小心翼翼。選舉主軸一旦落入台灣、中國選邊站,往往吃虧的是綠營而不是藍營。過去民進黨雖然執政八年但國內教育的主導權仍握在藍營手裡。以中國為主體的教育內容人民對國家的歷史認知混淆,面對類似議題多數人其實是很無力徬徨,只想過好日子不喜歡藍綠整天吵架,正是所謂不藍不綠中間選民的想法。

蔡英文和傳統民進黨政治人物不同之處就是言之有物態度理性溫和。面對五都之戰,蔡既是黨主席也是競選者,應當知道政治現實論述與擴大選票認同的分際。當多數人面對兩岸未來趨向統一可能選項時,擔心原有的生活優勢將因中國因素下降或消失,著力在兩岸簽署經濟統合ECFA後引發的民生經濟危機,或許比論述政治現實更容易打動民心。